默然相爱,寂静欢喜_散文诗歌_好文学网

有一种喜欢是途径你的桃花峪静静地站立纵山川锦绣也不是思念的主题想那花瓣里的清芬划过你的红唇想那细雨里的泥泞或深或浅的留下你的足迹和煦的风中,有你的长发飘飘露的轻吻,将你的睫毛打湿燕子般盈盈的欢笑漾起湖心无尽的涟漪

他慢慢地沉思着,眼睛不时地扫向窗外,他在等一个绝佳的时机。
而跟他同一时间出发的小叶,此时已经进入了季雅集团冷辰的办公室里。那个叫冷涟漪的女人也跟了过来,一见到小叶就露出警惕的表情。
小叶看都不看她,“冷总,我有事情想要单独跟你说。”
那个冷涟漪急忙拉住冷辰的手,“不要丢下我,我一个人害怕。辰,我害怕,你是不是不要我了?”
冷辰无奈地将自己的手抽出来,“你先去隔壁吃点心,我们只是谈一会。我保证很快的。”他这几天真的是心力交瘁。
冷涟漪得意地看了小叶一眼。
小叶看都不看她,这个女人有可能是成晋的人,她一定要小心一些。
冷涟漪出去之后,小叶的表情变得有点苦涩。
冷辰跟她生活过一年,虽然对她没有男女之情,但也有了些感激之情。此时看她神情苦涩,似乎有很多心事,忍不住道:“小叶,你怎么了?”
小叶擦了擦眼角的泪水,摇了摇头,“我只是觉得以前的自己真的很幼稚,以为你真的是我的白马王子,真命天子,可是一旦遇到真爱,我才知道那时候自己是多有多傻。你还怪我那时候……”
冷辰摇了摇头,对于小叶能想通这一点他感到很欣慰。
“你既然能想通,那就好不过了。小叶,以前我可能也做的不好,你救了我的命,我一直没有对你说一声‘谢谢’,真的很感谢你。没有你,就没有现在的我。”冷辰这声道谢是真心实意的。
以前因为小叶不时地诱惑他,让他觉得小叶有些不检点,现在听小叶这么解释,他觉得自己也太苛刻了,对小叶除了感激,也就没有其他的情绪了。
小叶看着冷辰,心里有些可惜。如果冷辰爱的是她就好了,如果没有小羽,那冷辰为了这份救命之恩,一定会好好对待她的。就算他不想要她的孩子,也不会像成晋那样狠毒,竟然将她还没有出世的孩子杀死在肚子里。
“你怎么了?”冷辰看小叶有些心不在焉的感觉。
小叶苦笑一声,“我可能真的爱上成晋了。”她这苦笑,有几分真心实意,毕竟她是真的爱过成晋,只是被残忍地伤害之后,现在全都变成恨意了而已。
冷辰吃了一惊,“他对你好吗?”他之前是反对小叶跟成晋在一起的,成晋这个人太过毒辣。
小叶做了一个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的表情,“他对我……我也不知道。”叹了口气,小叶按照网友教她的话全说了。
“当时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他是跟小羽在一起的。”
冷辰吃了一惊,“成晋怎么会跟小羽在一起?”他不敢相信,成晋是他的仇人,他不相信小羽会主动跟他走得太近。
小叶却故意要误导冷辰,想了想道:“我听小羽说,当时你失踪那段时间,他经常来别墅里,对小羽跟孩子们都很照顾。小羽大概是有点感动吧。”
冷辰将手里的笔握得紧紧的。这些事,小羽从来没有跟他说过。是,他是有听管家说过,那个时候成晋三天两头就过来。可是他相信小羽,一定是那个成晋缠着小羽而已。
小叶看到冷辰的表情,心里很高兴,便又继续说道:“当时见他第一眼感觉还是挺一般的,只是小羽说了他很多好话,说他很温和体贴,我才会对他有了关注。”
“小羽怎么可能那样说?”冷辰清楚记得,当时回家后他还特地跟小羽说过,让她劝劝小叶,让她不要跟成晋在一起。
可是小叶竟然说,小羽背地里说了成晋的好话,什么时候,那两个人竟然好到了这种地步?!冷辰感觉自己的心里快要被醋意填满。
小叶却好像一点都察觉不到的样子,道:“是啊,小羽跟成晋好像很熟的样子。后来再酒会上见到成晋,他就对我表达了好感,我一时没忍住,就接受了他。”
冷辰点了点头,“然后呢?”
小叶苦笑起来,“跟他在一起之后,我发现他确实是个很贴心的人,为给我准备生日礼物,带我去吃大餐,陪我去逛街。我真的很爱很爱他,可是越了解他越深,我就越恐慌。”
说到这里,小叶看了一眼冷辰,有些迟疑道:“我不知道接下来的话该不该跟你说,但我现在只有你一个朋友了,我也不知道该找谁倾诉了。”
冷辰有些同情她,“你说吧,我们是朋友。”
小叶这才接着往下说,“我发现,成晋爱的人并不是我,他对我温柔,对我好只是强迫自己装出来的。这是女孩子的直觉,你不要怀疑,很准的。我知道他心里有一个人,一个甚至比他的性命还重要的人。”
冷辰有些不好的预感。
果然,接下来小叶道:“某一次他喝醉了,我们亲热的时候,他喊了另外一个女人的名字。”说到这里她小心翼翼地抬头看向冷辰,“我不想骗你,他喊的是小羽。我可以用我的性命发誓,我绝对没有听错。”
冷辰气得将手中的笔折成两段。 小叶有些害怕,“你没事吧?”
冷辰摇了摇头,半天才平复下来,“喜欢谁这是成晋的事情,小羽喜欢的人是我,成晋永远都不会有机会的。”
小叶苦笑起来,“我原本也是这么想的,我觉得你跟小羽是很等对的,你们这么幸福,成晋一定不会坚持。只要我一直守着他,终有一天我们一定也可以像你们一样幸福。可是实际上,却不是这样子。”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冷辰一下子站了起来。
小叶捂住脸,“我跟踪成晋,发现他近经常去小羽的咖啡厅,不但这样,我听说小羽搬回娘家去。难道你就没有想过这中间的联系吗?”
冷辰震惊了,随即摇摇头,“不会,小羽不会的。”
小叶反问道:“你们近是不是电话少了?小羽是不是很少关心你,是不是很少回家?你就没有发现吗?”
冷辰说不出反驳的话来,因为小叶说的都是事实,小羽这几天真的没有打电话过来,连公司一次都没有来过。小羽也没有说过她为什么忽然搬回娘家去,难道……
小叶看出他的想法,看出了他的动摇,道:“那是因为她跟成晋好上了。我亲眼看到他们在咖啡厅里接吻,她不爱你,冷辰。”
冷辰摇头,“我不会相信你的话,我打电话给小羽。”
他的脸色有点苍白,小叶按住他的手,“她会说吗?如果会说的话,她早就给你打电话告诉你了。我今天来,就是想让你清醒一下的。”
冷辰还在震惊之中,他不相信小叶说的话,可是心里隐隐有种感觉,所有事情太不对劲了。
小叶站起来道:“我今天出来,看到成晋的车又往小羽的咖啡厅方向去了。冷辰,你有没有勇气跟我去求证一下。我想让自己死心,也想让你死心。”
冷辰定定地看着小叶,半响,他拿出车钥匙,“我暂且信你一次。可是我了解小羽,她不会的。”后面这句话似乎是为了说服自己。
车里,冷辰显得有些焦躁。
小叶心里很佩服那个神秘的网友,竟然将所有事情都料得一分不差。
冷辰盯着红绿灯,眼神有些飘忽,“小羽,我跟小羽经历了很多事情才走到一起,我们之间还有孩子。成晋才认识她多久,我们的感情不是成晋可以比得上的。”
小叶讽刺地笑了起来,“是吗?可是据我所知,你失踪的那段时间里,两人几乎是朝夕相对。那个时候小羽也许是爱你的,可是你的失踪让她感到绝望,一个绝望的女人需要的就是男人的关爱。”
冷辰握着方向盘的手指节发白。
是啊,那段时间是他无法弥补的过错,他的大意造成了那长达一年的分离,如果成晋那时候乘虚而入,那么小羽会喜欢上他似乎也是有可能的。
小叶补充道:“也许,就是因为你们之间还有一对儿女在,所以小羽才一直没有跟你说清楚。大概她不知道怎么面对孩子吧。”
冷辰抿着嘴唇没有开口。
小叶转过头看他,“如果小羽真的喜欢上成晋的话,你会怎么选择?是放她自由,还是将她从成晋手里抢回来?”
冷辰没有回答,他心里的答案告诉他——他不愿意失去小羽。
车子一路向北。不知道是不是心焦的关系,总觉得红绿灯特别多。冷辰的心神已经慌了起来,小叶暗地里打量他的表情。
在接近小羽咖啡厅的时候,小叶悄悄将一个早就编辑好的短信发了出去。然后她指挥着冷辰将车子开进了小羽咖啡厅后面的停车场。
那个地方正好对着小羽的咖啡厅,那里有一扇大大的落地玻璃窗,一看就可以看到里面的情形。
冷辰正在停车,小叶忽然拉住他,“你看,他们在干什么?!”
冷辰看过去,是两人相拥正在热吻的人,其中对着他们的那个是成晋,另外一个背对着他们的,冷辰非常非常地熟悉,那是他的小羽。
他难以相信自己看到的这一幕,在进来之后他还幻想着小叶是在骗他,可是真正见到这一幕之后,他的心一下子坠入冰窟。
他启动车子,一下子冲出停车场,这时候,他也不知道要去哪里,只知道自己想要将那一幕抛得远远的。
而他没有看到的后续是,咖啡厅里,小羽一下子挣开成晋的束缚,然后举起手狠狠地给了他一巴掌。
小羽身手很好,刚刚成晋完全是借着说话的间隙偷袭,她一时没有反应过来才会被亲到。此时擦了擦嘴唇,她愤怒地看着成晋。
“成晋,你想干什么?”
成晋的笑容带了几分苦涩,“小羽,我的心意你还不明白吗?我只是想要试试,也许你也能够接受我呢?”
小羽摇头,“不,就算是我跟冷辰分开,我跟你也是没有可能的。刚刚那个,不要再有下次了,不然我们之间连朋友都没得当。”
之前聊了那么久,她承认对成晋有点愧疚。确实,除了冷辰的事情上之外,成晋对她很好。就算没办法回应成晋的感情,她也应该将他当成一个朋友。
小羽想了很多,心里的愧疚让她一时放松了警惕。
成晋就那么毫无预兆地亲了过来。小羽摇了摇头,也是这个吻,让她更加确定,她这辈子是没有办法喜欢上这个人的。
“对不起,请你离开。”小羽还是有些愤怒。
成晋叹了口气,“我还会再来的,小羽。”一出了咖啡厅,成晋便立刻给小叶打电话,他想知道冷辰看到了多少。
小叶的语气带着几分得意,“冷辰只看到了开头,他现在负气而去,不知道去了哪里。看来他们两个是一定会分开了,不过,你之前都没有跟我说,你会亲小羽的。我真的有点吃醋了。”
成晋哈哈大笑。“傻丫头,那不是做一场戏而已嘛。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心里面只有你一个人。对了,你一定要盯着冷辰,不知道他接下来会做什么。”
小叶在那头疑惑道:“那我是不是得留在季雅集团?对了,那个冷涟漪是不是你的人?我看她对我很有敌意。”
成晋毫不在意,“她不是我的人,大概只是看上冷辰,想要趁机当上冷家少夫人而已。你自己小心点,我相信你应付得来的。”
冷辰开着车,他也不知道要开到哪里去。他想起还没结婚的时候,小羽还是他的保镖,两人经常开着车。那个时候,小羽就坐在他身边,一转头,他就能看到小羽充满爱意的眼神。
可是现在,小羽的心已经属于另外一个人了。
冷辰很想抢回来,可是他不知道,他失踪的那段时间,小羽到底是怎么熬过来的。也许他根本就没有资格要求小羽回到他身边。
属于他的小羽,现在站在另外一个男人身边,接受他的拥抱和热吻,他跟小羽已经没有未来了。
冷辰将车开得飞快,他满脑子只有刚刚那一幕。
这一晚,冷辰没有回别墅,他去了那个他跟小羽经常去的沙滩。他对着大海喝了一瓶接一瓶的酒,整个人醉醺醺的,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哪里来的酒鬼。
管家打了很久的电话,冷辰都没有接,他一着急就给小羽打了电话。
小羽刚刚洗完澡,正对着窗外的雨发呆,就接到了管家的电话。“什么?辰没有回去?手机也没有接?”
一想到之前发生的事情,小羽感到心惊肉跳。她现在也顾不上之前两人的矛盾了,立刻给冷辰打了电话。打了一次又一次,冷辰都没有接听。
窗外的雨越来越大,小羽实在坐不住。
“妈妈,我去找一找,我实在放心不下。”小羽拿了雨伞就准备出去,季卿拉住她,“现在雨下得这么大,你一个人出去怎么行呢?!我派几个人去找一找。”
小羽摇了摇头,“妈妈,辰他不会无缘无故不接电话的。我一闭上眼睛就想到上次的事情,妈妈,我不能让辰再出事。”
季卿说不过小羽,只好摇摇头道:“那你跟管家说一声,如果冷辰回去,也好通知你一声。还有,冷辰到底去了哪里,你心里有没有底?不要他回来了,你倒丢了。”
对于季卿护短的行为,小羽笑了起来,“妈妈,谢谢你这么关心我。我想,辰会去的地方,大概就是那里了。”
看到女儿对冷辰这么一心一意,冷辰却还做出那样的事情,季卿感到很心疼。“小羽,不管以后发生什么事,你只要记得,妈妈永远都支持你的任何决定。”
小羽的眼眶一红。“妈妈,谢谢你。”
跟季卿说完之后,小羽就给管家打了电话,“辰应该是去郊区临海的那片海滩那里。我去找他,你不用担心。”
挂下电话,小羽拿了雨伞就出去。
冷辰坐在沙滩上,拿着一瓶白酒一口借着一口,就好像在喝白开水一样。他的酒量很好,平常也会喝点红酒,可是像这样不要命的喝法还是第一次。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酒越烈,灌入喉咙之后他越清醒。那种烈酒刺激喉道的刺痛,就好像割在他心里的伤口一样。想起那个时候他第一次见到小羽,她身手非常好,不但救了他,还毫无怯色。
那段日子是他开心的时光,那时候他总是宠着她,惯着她,就好像一个情窦初开的大男孩一样讨好着小羽。而小羽也一直守在他身边,保护他,崇拜他。
他们两人经历了很多误会,好不容易终于可以在一起了,却发现两人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远,他伸出手已经触摸不到他深爱的人了。
大雨没有预兆地落下来,冷辰倒在沙滩上。
忽然,他听到一声声呼唤,“辰,你在哪里?辰!”冷辰坐起来,隔着迷蒙的雨雾,他似乎看到一个人朝他飞奔过来。
冷辰难以置信地看着那个身影,雨太大了,几乎看不清楚那人的面庞,可是那飘逸的长发和曼妙的轮廓还是看得出是一个女人。
冷辰站起来。是小羽来找他了,他就知道,小羽一定还是放不下他的。而且这个地方只有他跟小羽两个人知道,小羽一定是看到下雨了,特意出来找他。
“小羽。”冷辰跑过去,他心里已经不怪小羽了,只要小羽心里还有他的位置,他可以不再计较那些事情,只要小羽还愿意呆在他身边,他一定会比以前更加爱她,保护她。
飞奔而来的人一把抱住他,“辰,我好担心你。”
冷辰呆了一下,随即愣愣地被抱住,“涟漪,为什么是你?”他心里恍若被打了一个洞一样,空荡荡的。
冷涟漪做出受伤的表情,“辰,你不想看到我吗?”
冷辰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至少这一刻他只想见到小羽。可是他不能这么伤害这个已经失去记忆的女孩的心,他只好道:“你为什么会找到这里?”这里明明就是他跟小羽两个人的秘密。
冷涟漪撑着伞,将伞往冷辰那边移过去,“辰,你没有回来,我好担心你,一想到你会不会出了什么事,我就好担心你。我自己出来找你,不知道为什么,我就感觉你会在这里。”
冷涟漪做出楚楚可怜的表情。
但实际上,她是偷听了管家跟小羽的电话才知道的。她直接拦了出租车,飞奔而来,目的就是要赶在小羽之前。
现在她如愿以偿了。
冷辰的表情有些伤感,冷涟漪晃晃他的手臂,“辰,我们回去好不好?我好冷。”冷辰这才注意到她只穿了一件单薄的衣衫,已经全都湿透了。
“你怎么这样就出来了,也不多穿一件衣服?”
冷涟漪深情款款地看着冷辰,“我一想到你可能会出事,我就顾不了那么多了。辰,我心里只有你一个人。”
冷辰愣了一下,如果对面的人是小羽,那该有多好。可惜小羽,现在也许还在成晋的怀里,也许两个人就相拥着赏雨,而自己却像一个傻瓜一样。
想到这里,冷辰的笑容渐渐变得冰冷。
小羽,你的心真狠。我没有办法得到你的心,可是,我不会让我的女儿和儿子叫别人作爸爸的。
“我们回去吧。”冷辰接过伞,带着冷涟漪慢慢消失在雨幕里。
他们走后,小羽的身影慢慢从树丛里走出来。她只来得及看到两人的飞奔,两人的相拥,两人的共撑一把伞。可是这些,已经足够了。
这里已经不是她跟冷辰的秘密了,冷辰有了更想要共享这个秘密的人了。冷辰他,已经不再需要她了。
小羽的脸上都是水,谁也分不清楚是泪水还是雨水。她的手很冰凉,就跟她的心一样。
回到季卿家里,小羽全身都湿透了。为了不让季卿看到她红红的鼻子和眼眶,小羽借着换衣服的时候偷偷躲在浴室里。
这一晚,对着大雨的两个人都睡不着。
第二天,小羽就发起高烧来,季卿很着急,找来家庭医生,一检查,竟然已经烧到了四十度。季卿将小羽送到医院之后,便给冷辰打了电话。
电话那头是一个女人接的。
季卿很生气,她真的很少这么生气。原本小羽跟她说冷辰有了其他喜欢的人,她觉得不过是男人一时花心而已,没想到冷辰竟然将人带回家。
“我要跟冷辰讲,你让他来听电话。”
电话那头娇滴滴的女声,“真不好意思,辰他还没睡醒呢,您是哪位啊,一会我跟他说。”
季卿听着这个挑衅的声音,心里的怒火都燃烧起来,“我是冷辰的岳母,你让他过来,小羽生病了,已经住院了。”
那边愣了一下,随即换了一个更加娇柔的声音,“哦,我还以为是谁呢?真不好意思,辰对你女儿已经没有任何感情了。相比你女儿也跟你说过我吧,没错,冷辰现在爱的人就是我。你让你女儿识相点,别再死缠烂打了。”
季卿气得脸都白了,“啪”一声将电话挂断了。
那一边,冷涟漪得意洋洋地笑了起来。冷辰躺在床上,迷迷糊糊问她,“是谁打来的?”冷涟漪急忙换了一副娇柔的表情,“打错电话了。辰,你发烧了,好好睡一觉吧。”
冷辰睡着了,冷涟漪用他的电脑上Q,跟那位神秘网友汇报自己的情况。“你真的很厉害啊,不愧是我的军师,现在两人基本上已经没有和好的可能了。”
那边的人发来一个笑脸。 冷涟漪又打字:“那我接下来应该怎么做呢?”
那边顿了一下,才发来一行消息,“如果你想要坐稳冷太太的位置,那就除掉小羽这个女人。她现在离开了冷家,没有冷辰庇护她,想要除掉她很简单。”
冷涟漪毕竟是个女人,杀人的事情提起来还是没什么胆量。“那我该怎么做?一定要,要杀掉她吗?”
那边发来一连串的肯定的表情。“除非你想等你人老珠黄的时候,冷辰把你甩掉。”
冷涟漪想一想,立刻下定了决心。毕竟人都是自私的,别人死总比自己死好。“你说,我一定全部做到。”
冷涟漪和网友开始密谋起来,小羽这边的境况却很糟糕。
由于淋了雨,又一夜没睡,再加上由于冷辰的事情郁结于心,小羽的高烧一直退不下来。季卿坐在病床前,不停地用冰水浸着毛巾,给小羽擦额头。
一天过去了,医生再次给小羽量体温,还好,高烧终于退了。
小羽睁开眼睛就看到季卿疲倦但满含爱意的眼睛,“妈妈……”她一开口才发现自己的声音有些嘶哑。
季卿拍拍她的手,“不着急,先喝点水。”
小羽的眼泪一下子就流了出来。她病得这么重,那个一直说爱他的人却连出现都没有出现。
小羽,你真的太傻了,你到底还在期盼什么?明明他已经牵了别的女人的手,明明他已经不要你了,你竟然还在祈求他的关心,期盼他的问候。小羽,你太傻了。
季卿似乎看出了她的心思,眼眶一红,却忍着没有落泪。“小羽,什么都不要想,等病养好了之后,就搬到妈妈这里来。妈妈会照顾你和两个孩子的,一定不会再让你们受委屈。”
小羽点了点头,泪水无声地落了下来。她知道,她跟冷辰,只有一条路能走了。
冷辰的病没有小羽那么严重,一个上午就好得七七八八了。冷涟漪一直守在他跟前,端茶递水,冷辰确实有些感动。
可是他心里清楚,他对冷涟漪只有兄妹之情,根本不会有男女之情。只可惜冷涟漪现在失去记忆,如果她一辈子不能恢复记忆,那看在她对自己这么好,他也会照顾她一辈子的。只是以哥哥的名义,而不是丈夫。
“涟漪,你不用在这里陪我,我想一个人呆一会。” 冷涟漪眼里闪过一丝不甘。
就算她多么体贴,对冷辰多么好,这个人看她的眼神里永远只有感激。冷涟漪不甘心,她长得漂亮,身材又好,性格也够温柔体贴,为什么冷辰一眼都不看她呢?
一定是因为那个小羽。
是的,只有除掉她,自己才有可能嫁给冷辰,才有可能成为冷太太,成为这庞大家业的女主人。冷涟漪的心里暗暗下定决心,谁挡了她的路,她就除掉谁。
这么想着,冷涟漪笑了起来。
“辰,那你好好休息,什么都不要乱想,我去给你煲粥,一会就能喝了。”说着站起来,体贴地帮冷辰掖被角。
正在这时,管家进来了,“老板,小叶小姐过来了,是不是请她进来?”
管家的话让原本想要出去的冷涟漪身形一顿。她知道这个小叶,长得还不错,还救过冷辰一命。昨天冷辰就是跟她聊了很久,还不准自己在一旁听。
这个女人也是个威胁。
想到这里,冷涟漪就干脆坐下来,撒娇道:“辰,这个小叶姐姐可以留下来陪你,我也要留下来。你不要赶我走嘛,除了你我谁也不认识,你不要丢下我。”
每次她只要装失忆,冷辰就会束手无策。
这次也一样,冷辰果然只是叹了口气,便没有赶她出去。小叶一进来就感觉到两道目光投在自己身上,像在打量和评估着什么。
小叶心里冷笑,这女人看来也不是善茬。
“辰,昨天看到你失控,我真的吓到了。还好你没事,不然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小叶做出内疚的样子,“都是我不好,如果不是我带你去那里,你也不会看到……”
冷辰的手紧紧地握着杯子,“不要再提这件事。小叶,今天来有什么事情吗?”
小叶叹了口气,“其实也没有什么大事,只是我忽然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做了。是要放弃成晋,还是继续……我只想找个同病相怜的人聊一聊。”
小叶的话让冷辰也沉默下来,他显然也想起来小羽来。 “涟漪,你先出去吧。”
冷涟漪愣了一下,随即大怒,这个女人太可恶了,一来就要让她走。她有些不甘心,“辰,我也想陪着你,不要赶我走。”
这一次冷辰却很坚决,“我们有事情要谈,你刚刚不是说要煲粥吗?去吧。”他转头看向管家,管家立刻识相地为冷涟漪拉开门。
看到冷涟漪不甘心的样子,小叶得意洋洋地在冷辰看不到的角度给了冷涟漪一个炫耀的眼神。冷涟漪气得脸都红了,拳头握得紧紧的。
她走了之后,小叶看着冷辰,“你打算怎么做?”
冷辰想了想,又摇了摇头,“我不知道,我心里只有小羽一个人,可是她已经不爱我了,我会尊重她的选择。可是对于成晋,我没有办法原谅。”
小叶想了想,道:“你对成晋做什么都不要紧,但是请你留他一条命,因为他的命是属于我的。”
冷辰惊讶地看了一眼小叶,他以为小叶是用情至深,殊不知小叶只是为了留冷辰的命,自己亲自为那个还没来得及看这世界一眼的孩子报仇。
“我明白,你放心吧,我不会伤及他的性命,毕竟他是小羽现在爱的人。我无论如何……”冷辰有些说不下去,他低下头沉默着。
小叶心里有些感动,如果有个男人也这样爱着自己,那该有多好啊!想到这里,她又看了一眼门外,那个冷涟漪根本就配不上冷辰。
相比起来,她宁愿跟冷辰站在一起的是小羽。
可惜,自己要报仇,为了那个孩子,成晋必须死,小羽也不配得到幸福。小叶心里暗暗想着,脸上的表情有些阴狠。
冷辰转头,“你怎么了?”
小叶反应过来,随即摇了摇头,“没事,我想知道,你公司还有没有职位空缺?这次我是想好好干,成晋那里我是不会再回去的。”
冷辰叹了口气,对小叶有同情,也有感激。“你放心,以后你就跟着刘秘书吧,他手头上的事情多,你就暂时当他的助理吧。”
刘秘书是冷辰在公司里信任的人,小叶跟着他无疑就能接触到很多机密。小叶心里暗喜,“谢谢你,冷辰。”
而外面的冷涟漪正在跟神秘网友抱怨,“你都不知道,这个小叶的女人是有多讨厌,不行,你一定要帮我想办法除掉她。”
那边回复得很快,“不行,她不会跟你争冷辰的。你不要动她,我留着她还有用。”
冷涟漪这次彻底惊奇了,“她也是你的人?”
“是的,她也是为了某一个目的而来,你放心吧,她心有所属,那个人不是冷辰。你只要记住,你的目标就是小羽。除掉她,冷辰就是你的。”
冷涟漪怔怔地看着手机,头一次觉得这个网友太过恐怖,似乎有种无所不在的感觉。冷涟漪隐约觉得,当初他说他是公司里仰慕自己的小员工,估计也是骗人的。
可是他是谁?他到底有什么目的?
那边似乎知道了她在想什么,发来一行字,“你不用管我是谁,反正你的目标是冷夫人,而我,会为你实现这个目标的。”
冷涟漪收起手机,神情有些不定。
那边小叶已经走出来了,“冷小姐,看不出来你失忆了啊!”小叶的神情带着几分嘲弄,“装得可真像啊。冷小姐是表演系出身的吧?”
未完待续

有一种相守是走进你的故事风花雪月依附于某一首恋曲那节奏是三月的河流澄澈明静滋润着干涸的河堤那词牌是秋天的蝴蝶舞尽蹁跹融入寒冷的冬季一树红豆,不问来路一池月色,混沌人生的偶遇铅华洗尽,白首青春的涟漪

像雪花一样的旁白飘进梦里绒花缓步,覆盖那一抹新绿我把那卑微的渴望,埋在枕下星光依稀的冬天也能生长出灵动的菌芝我将冻僵的诗行放在阳光下熠熠生辉的露珠儿多么像曾经的泪滴在你瞬忽不见的午后大雨滂沱乌云如潮水般涌入眼眸皓齿嚼碎你的归期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